凯迪生态停牌 拖欠15家租赁公司13.59亿元

来源:零壹租赁智库    发布时间:2019-05-07

4月19日,凯迪生态(000939)披露2018年年度业绩的同时,也发布了关于暂停上市前停牌的公告。

2018年公司的经营状况继续恶化,营业收入24.04亿元,同比减少56.08%,净亏损48.67亿元。

凯迪生态的动态牵动着不少债权人的心,其中包括15家租赁公司。

01丨“雷区”凯迪生态 15家租赁公司陷入违约风险

凯迪生态,昔日的“生物质发电第一股”,总部位于武汉。2018年5月,凯迪生态一期债务违约,涉及本金6.57亿元,市场对此反应激烈。

在凯迪生态一期债务违约后,其他债务陆续出现违约。

截至2019年4月18日,凯迪生态逾期债务109笔,共计124.19亿元,而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的公司净资产为 106.33亿元,逾期债务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116.80%,已经资不抵债。

其中租赁公司作为债权人的逾期债务有30笔,共13.59亿元,占总预期债务的10.94%。

中民国际融资租赁股份有限公司是众多租赁公司中为凯迪生态提供融资最多的,共11笔,金额总计为4.15亿元。

凯迪生态在公告中指出,目前部分债权人根据债务违约情况已经采取提起诉讼、仲裁、冻结银行账户、冻结资产等措施,未来公司也可能面临需支付相关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的情况,增加公司的财务费用,加剧公司面临的资金紧张状况。

相关逾期引发的债权人措施,对公司的生产经营和业务开展造成了一定影响,对公司的资产出售形成障碍。部分诉讼已经判决,存在被强制执行的可能。

截止2018年末,凯迪生态的账上资金仅有6.6亿元,较去年同期24.64亿元,减少73.21%。

02丨大举扩张埋下隐患 涉及844起诉讼、仲裁案件

凯迪生态陷入这般窘境,原因可追溯到2015年。

当年5月,上市公司公告显示,向凯迪生态控股股东及一些关联方购买87家生物质电厂100%股权、1家生物质电厂运营公司100%股权及44家林业公司100%股权。交易定价共计68.5亿元。现金对价占到37亿元,预计9.78亿元来源于非公开发行股份。实际上,非公开发行只募得1.39亿元。公司称,不足部分将以自有资金支付。

这笔收购对于凯迪生态当年的营收并无贡献。

年报显示,2015年凯迪生态营收约为35亿元,比上一年同期下降12.89%。 大踏步扩张背后,公司开始多个渠道找钱。

Choice数据显示,交易方案公布一月后,凯迪生态发布了一期共计11亿元的ABS。2016年,凯迪生态又接连发布了共计16亿元的债券,用途则是补充流动资金、优化债务结构。

与此同时,凯迪生态也通过信托等通道募资,让投资者踩雷的这些资管产品基本上都是于2016年发行。

过快的扩张,过多的债务,使凯迪生物积累了大量风险,这个风险在一期债务违约后彻底爆发,山呼海啸,一发不可收拾。

公司自2018年7月2日复牌起遭遇24个跌停。

另外,逾期债务滚雪球般的增加,使得其涉及到的诉讼也越来越多。

截至2019 年4月18 日,公司及控股子公司所涉诉讼、仲裁案件合计844件。从起诉类型来看,涉及融资纠纷案件共计101件;涉及买卖、建设工程施工、运输等合同纠纷类案件共计 665 件;涉及劳动争议纠纷案件共计 78 件(仅含母公司凯迪生态)。